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 六朝妙句 >  正文内容

今年评级不收礼-幽默故事-

来源:星际艳遇网    时间:2021-11-25




老张是个教师,该有的证书都有了,该具备的条件也都具备了,就差高级职称了,可连续评了两次都没有评上。他一开始不知道为啥评不上,后来一问人家评上的,才知道是因为自己没送礼。眼看又快到评职称的日子了,老张开始发愁了,他不知道这礼该怎么送,该送给谁。

苍天有眼,教育局局长调到了外县,继任的局长王林是老张的一个诗友。王林还没发达的时候,经常跟老张切磋诗歌技艺,走上仕途之后,就不怎么写诗了。如今王林当了教育局长,老张觉得真是天助我也。

老张向校长要了王林的手机号,给他打了过去。王林一听是老张,很高兴,邀他有空去作客。老张寒暄了几句,就说今年自己又要评高级职称了,请王局长一定帮忙。王林满口应承。

老张挂了电话,沉浸在喜悦之中。校长却给他泼了一头冷水:“你别高兴得太早呀。你评了两次都没评上,这学校的指标是有限的,你不能总占着茅坑不拉屎呀。”

老张说:“刚才您也听见了,王局长是我诗友呀,他已经答应我了。”

校长说:“我和他还是棋友呢,我要是求他,他也能跟我拍胸脯子。”

老张说:“您什么意思?”

校长说:“你得花点钱、出点血,这都什么年头了,别太天真了。人家王局长干上这个教育局长已经投了不少钱了,你要玩空对空,肯定没戏。”

老张对校长的话半信半疑,回家跟老婆一癫痫病怎么能不让他犯病说,老婆也觉得空口说空话绝对不行。老张心想:反正这回是背水一战了,既然早晚都得花钱,就把钱花在老朋友身上吧。

过了几天,老张给王局长打了个电话,问他晚上在不在家,要是在家的话,他打算登门拜访一下。王局长说:“我今晚正好有空,别忘了带上你的新作,咱俩有日子没切磋了。”

当天晚上,老张带上一本自费出的诗集,里面夹了两千块钱,忐忑不安地去了王局长家。

老张以前经常跟王林聊诗,所以总去他家。虽然这几年很少去了,但他还是没费什么劲就找着了门。

老张一敲门,从门里面出来一位三十多岁的漂亮女人。老张愣了一下,这是王局长的爱人吗?对了,听说他前几年离了婚,这大概是新爱人吧!

老张怕弄错,小声问道:“请问,这是王局长的家吗?”

女人说:“是呀,您是哪位?”

老张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我是王局长以前的诗友,最近写了几首诗,想请他来看看。您是她爱人吧?”

女人点点头:“嗯,他不在家,市里有个紧急会议,半个钟头前刚出去。您改天再来吧。”

老张心想:王局长一定走得急,把我的事儿给忘了——王局长的夫人明显不欢迎我,我还是识趣些,开路吧。

老张说:“这是我的一本诗集,麻烦您转交给王局长吧,让他给我指正一下。”

女人接癫痫的危害有多大过诗集:“好吧,他不在家,我就不让您进来了,这书会转交给他的。”

晋升职称的申请递上去后,老张的老婆让他再打电话跟王局长说一声。老张拨通了王局长的电话,有些不好意思地问:“我的诗稿您看了没有,是不是越写越水了?”

王局长说:“我没见你的诗呀。”

老张有点发懵:“那天和您约好了去谈诗的,到了您家,才知道您去市里开会了,我把诗集给您爱人了,让她转交给您,可能是她忘了吧?”

王局长说:“这几天我没什么会开呀,那天晚上我一直在家等你,等你大半个钟头,你一直没来呀。”

老张更懵了:“我八点钟去的您家,您爱人说您不在家,我就走了。”

王局长说:“你去的是我哪个家?”

老张说:“不是幸福路那个家吗?您搬家了?”

王局长说:“嗨,我早搬了,幸福路那套房子几年前就卖了,现在住那的应该是王平王局长吧,他跟我也是老朋友啦。你去的八成是他家。”

老张不假思索地问道:“这王平王局长是干什么的啊?”

王局长说:“反贪局局长,我这老朋友啊,那可是相当……”

老张一听,汗就下来了,没等王局长说下去,脱口而出道:“坏了,诗集里还有两千块钱呢!”

王局长一听,汗也下来了:“老张,你怎么也扯上这一套小儿多大能查出癫痫病了?你这不是毁我嘛!”

老张擦了一把额头的汗,仔细想了一下说:“别急别急,我当时倒没有跟那个反贪局王局长的夫人说评职称的事儿,就说请那个王局长看看我写的诗。”

王局长说:“那就好,那就好,你可千万别提我!”

这天晚上,老张硬着头皮又去了反贪局王平局长的家。走在路上,他幻想着王平局长开了一个漫长的会,根本没时间回家,幻想着从送礼那天到现在,王平局长根本就没有看着他的诗集。

一敲门,老张就知道他的幻想只能是幻想了。开门的是个男的,一定是王平局长。老张忙自报家门:“王局长,我是个诗歌爱好者,久仰您的大名。前几天很冒昧地来拜访您,恰好您不在家,我把一本我写的诗交给您爱人了,不知您看了没有?”

王平很热情地把老张让进屋里,说:“你的诗写得不错!”

老张一听,懵了。可王平却绝口没提诗集里夹着两千块钱的事儿,不仅不提,他对老张还格外热情,又是沏茶,又是削苹果的,弄得老张莫名其妙。两人聊了一个多钟头,王平才把话匣子关上,示意他要休息了。老张一看,也不好多说什么,只得起身回家。

临走前,王平叫住老张,递给他一本诗集:“这是我以前出的一本诗集,也请你多指正。”老张心想:我的诗集都没着落了,哪有心思看你的诗集。

老张回到家,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苦思冥想,他实在搞不懂王平的所引发癫痫的诱因作所为到底是什么意思。既然看了诗集,怎么会看不到两千块钱呢?看到了两千块钱,为何跟我绝口不提呢?

老张想不明白,顺手拿起王平给他的那本诗集一翻,里面居然夹着一叠钱!老张一点,不多不少,正好两千块!

可老张这回却彻底懵了——他送出的诗集里夹的是二十张“红色”百元钞,拿回来的这本诗集里夹的却是二十张“四位伟人头像”!

老张思来想去,拨通了王林局长的电话,把从晚上到此时此刻所发生的事,完完整整地说了一遍,问王林到底该怎么办。王林一听,先沉默了一小会儿,忽然一拍大腿,说:“你放心吧,没事了,这事就算过去了,别再提了,听我的,肯定没事!”

老张一天里第三次懵了:“怎么回事?怎么就过去了?怎么就没事了?”

王林局长说:“嗨,你是不知道。王平这家伙,多少年了,总往书里藏私房钱。他可能把你诗集里的两千块当成他自己的私房钱了,而且还忘了他自己的诗集里藏着两千块私房钱,反正,两千块换两千块,他的私房钱没多也没少,你的钱也拿回来了,别多寻思了,也别再提了啊!”

老张“哦”了一声,挂了电话,一屁股瘫坐在沙发上……

一个月后,职称评定的结果出来了,老张顺利地晋升为高级职称。有人问他送了多少礼,老张一拍胸脯:“我条件够硬,别提什么礼不礼的!”

 

© zw.vljey.com  星际艳遇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渝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