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 其为仁矣 >  正文内容

河南新野不断上演“短命工程”应追责

来源:星际艳遇网    时间:2020-10-20




  【•时事聚焦】报道:投资千万元的公园为了给五星级酒店项目“让路”,尚未建好就被毁掉,记者在河南省新野县采访“毁公园建酒店”竟发现,短短三年多的,新野县因重复建设毁掉的新建项目就多达五个,总造价超亿元。当地群众对政府的巨额浪费怨声载道(11月13人民网)。一个本来就不富裕的县城,也学富县的作派,随心所欲大拆大建,当地民众只好用脚投票。新野县为何要用公共财政大搞烧钱的“短命工程”?主要还是官员心术不正。想趁在位当官的机会捞点油水,从当地一些官员因涉贪污受贿而锒铛入狱就能说明问题。只有瞎折腾,官员们才有中饱私囊的机会。除了存在自身腐败因素之外,另外一个因素就是片面形象,导致一届政府一个规划,没一点替老百姓着想,不惜代价也要把GDP折腾上去,想的是继续升官才有资本。
  新野县城北公园,位于三国大道与南阳大道交叉口西北角,是新野入城景观规划的核心部分。该项目结合新野丰富的文脉,定位为三国公园。2007年开始建设,规划总用地面积约1085亩。但如今约80亩土地,被新野县国际大酒店项目所占。新野县国土局土地交易中心曹主任承认,“其中40亩没有手续”。在酒店项目的北侧,由新野希尔顿投资有限公司以2000万元的价格,以“商业金融用地”的规划用途,从新野县国土资源局处购得,出让年限为40年。也就是说新野希尔顿也把公园的土地占去了200多亩,来搞商业住宅开发项目。而投资上千万的公园,时间过去了6年,还只建起了一角,今年原本铺了路栽了树,挖了湖修了桥,还有凉亭、公厕、假山和景观灯的公园一角也被毁掉了。城北公园被毁开发成商业项目后,当地民众不已,质疑是“瞎折腾”。
  当地乔营村的村干部乔续功,向记者介绍说:“2007年新野县,曾以建设城北公园及三里河景观带为由,将我们村的土地征收殆尽。如今建成的公园被毁变成了商业项目,拆了建、建了拆,浪费了这么多钱,把老百姓的地折腾没了,也折腾穷了,这真是穷折腾呀!为建酒店和商品房住宅,说毁就毁了,真是瞎胡闹。建这我儿子14岁,吃癫痫药么漂亮的公园,没几年就毁掉了,简直是在烧钱。上级政府部门查一查是谁朝令夕改规划,给当地群众一个交代。”记者致电新野县住建局陈局长,咨询城北公园的建设时间、耗费资金,毁公园建设酒店、开发房地产等问题,陈局长没有回应。记者致电新野县规划局,徐局长说:“城北公园建酒店和住宅是通过了上级批准,具体哪个部门批准的,他不清楚,因为我刚来规划局才一年出头。”
  没想到为了躲避社会舆论对政府浪费的指责,新野相关方面竟然当众撒谎。该县规划、国土等部门相关部门负责人都声称,“压根就没有修建城北公园的规划,毁的只是绿化的苗圃”。可当记者用照片、地图等证据,当面戳穿官员的谎言后,该县相关部门干脆以一句“解释不了”来收场。官员为什么解释不了?因为再解释就会暴露真相,这些工程的背后都有着难以明言的腐败猫腻。怎样才能杜绝这样的猫腻?当务之急是要尽快为地方城市规划立法,把城市建设和地方官员的决策,纳入法律的监管范围之内。同时建立城市建设项目公示制,这样才能化解“一任县长一张城市建设蓝图”的困境,走出城市规划陷入“新官上任,推倒重来”的恶性循环。
  相关部门“说不清”,实际上已经很泄密了,那就是该县主政官员。不然,其他官员没有朝令夕改的权力。在一些地方官员的心目中,为百姓扎扎实实的做好服务远不如建几座星级酒店那么直观,那么赫亮,那么引人注目。在这样的心态下,恐怕就不难解读新野县政府一意孤行,坚持把建好的城北公园毁掉也在所不惜的行为了。从公园被毁这一个侧面,我们就可看出该县把公权乱作为暴露无遗。公园改酒店老百姓为什么愤怒?就因为这一改,老百姓失去了一个惬意的休闲娱乐场所。别小看一个公园,他能让众多市民流连忘返,也会让尽情享受留下的。不管酒店的星际多高,可对老百姓来说没有多大关系,只对官商巨贾起作用。网友郭双年豪不克气地说:“毁公园建酒店是权力对民意公然强奸”。是呀,权力不受制约,必然胡乱“拍板”。
  仅仅是为了填补南阳地区没有五星级大酒店的空白,当地政府可以北京治癫痫病医院下令损毁1200万的公园,甚至将酒店的修建列入该县重点工程项目之一,使其打造成为集五星级酒店住宿、酒店式公寓、会议会展、商务办公、休闲度假、温泉养生于一体的高品质城市接待中心。说穿了,这里根本不是为了建公园,实则是打着建设公园的幌子在圈地,最后达到卖地赚钱的手段。城市的发展,离不开公益项目的建设,而政绩的需要、GDP的追逐、各种利益的驱动下,房地产市场异常火热,二者都需要大量的土地。可土地是有限的,公益先行还是房地产先行,对于普通民众而言,公益的项目当然越多越好。因此,修建公益项目更容易获得支持,拆迁拿地相对容易得多。如此,有的人就开始动歪脑筋了,大张旗鼓的借公益之虚,行圈地之实。城北公园被毁后,截至目前当地政府已拍卖出数百亩土地。
  村干部乔续功向记者说了内心话:“如果当初征地是为了建五星酒店,打死我都不会同意拆迁。正因为是建设公园,全县人民都可以享受,这是重大民生工程,我们才积极支持,哪想到现在变成是这种狸猫换太子的把戏,我们感觉受骗了。”记者也有同感,新野县这一“大手笔”,遭到民众普遍质疑,引来群众强烈不满,最后不得不向媒体求助。五星级大酒店,是供哪些人享用的,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。毁坏公园填补“空白”,实质上就是损害群众利益,满足少数人的享乐。没有了公园,普通民众没有了休闲观赏的场所。有了豪华大酒店,有钱有权者就有了高档享受的去处。毁掉公园是给五星酒店让路,城市规划已经成了权力手中的橡皮泥,这是扭曲的政绩观导致官商结合作的怪。
  公园是是一个城市文明的标志。在民众集聚之所,公园必不可少,尤其是有历史文化底蕴的地方。不少睿智的地方官员,为民众着想,为塑造城市形象,都千方百计打造适合于当地的公园。可新野在年财政收入仅有3.8亿元的情况下,还敢瞎折腾。抛弃原来美好的初衷,随便让1200万公园打水漂,建造供少数人享受的大酒店,实难让人理解。公园尚未建好就被毁掉,是典型的“败家子”工程。频现于各地的拆拆建建的短命建筑闹剧,可以说已经到治疗癫痫西药好还是中药好了不得不整治的地步。如果对这些造成重大浪费的官员,不依法追究,败家子工程就会乐此不疲愈演愈烈。只有彻底打破“唯GDP论”的政绩观,才能使那些搞劳民伤财“短命工程”的官员,吃不了兜着走。
  当然,并不是穷县就不能建五星宾馆,只要经过广泛论证,在不与民生工程抢地的情况下,土地通过规划、公开竟拍,由开发商来运作是完全可以的,也是政府应该鼓励支持的,毕竟他给地方能带来更多的税收。可你通过不正当手段,把民生公园强制改建酒店,还毁掉几个新建项目,总造价超亿元,这种鸠占鹊巢的作法就是大错特错了。公园变酒店,背后是土地价格的提升。在这种折腾之中,虽然地方政府还能受益,可你想过民众的感受吗?不骂你这个官才怪。九成百姓反对依然霸王硬上弓,这说明权力缺乏约束机制,当地一把手权力过于集中,霸王做惯了,眼里只有自己,没有群众。瞎折腾浪费的是民脂民膏,得益的是某些官员,受苦遭罪的是当地百姓,而的则是政府的形象和威信。
  据了解,新野县全县约有82万人,城区居民约20万,是个传统农区的财政穷县。一个穷县民众必然不富裕,建豪华酒店,谁来消费?建高大商住楼,谁来购买?该不会仅仅为满足那些“土豪”或者“官员”吧?虽说豪华酒店在提升地方形象,改善投资环境方面能够发挥作用。但是酒店业的市场并不是无限的,普通县城客源有限,能有多少人能够如此奢华来享受,来支撑这五星级大酒店的运转呢?是否有用武之地真是值得怀疑。如今在反腐倡廉上,中央下决心进行整治,大到“老虎”小到“苍蝇”一起打,只要你敢“犯”,当地民众就敢举报。在这样的氛围下,我认为该县城五星级酒店要想盈利根本就没有保障,一想都是个赔本的买卖。
  盲目建设五星级酒店,不仅对投资人没好处,也会带来严重的资源浪费,影响酒店业持续健康发展。是当地官员们认识不到位吗?答案是否定的。主要是这大把的花钱不要自己陶出来,所以才没有把重复建设所造成的巨大浪费当回事。如果万一能盈利,就是一笔政绩面子工程,当赔本也不影响自己的乌纱帽时癫痫病偏方治疗有哪些,这才使有些官员胆子越来越大,不怕做不到,就怕想不到,已成为一种“城市病”。官员随随便便就可拆公园建酒店,哪怕民众反对也没有用,这与《城乡规划法》是背道而驰的。由于政绩评价体制不完善,制度设计失灵,导致法不责众,官员违规成本太低。“领导一句话就可变规划”已经流行有好些年了,一直没有得到有效地根治。
  随着城市的迅猛发展,不断完善基础设施,提升城市承载功能,需要大量工程建设是在所难免的。然而在城市建设的总体规划上,政府部门应统筹各项建设,节省经费开支,将有限的资源用在刀刃上。像新野县这般随意的“拆了建,建了拆”,这样华而不实的政绩工程,无疑如饮鸩止渴、杀鸡取卵。既然能够称为穷县,相信除了建酒店、重新修路,建豪华办公大楼以外,急需用钱的地方还有很多,不论是产业发展、结构改造,还是医疗保障、文化,都存在很多短板需要补齐做强。然而新野县把这些资金不是用在脱贫上,不是放在促进经济发展、改善民生上,而是频频制造“短命工程”,这是对民意的漠视。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,还望相关部门别打“太极”,主动站出来给群众一个满意答复。
  将本该用在刀刃上的有限资源,消耗在半路夭折的“短命工程”上,不仅不能给老百姓的带来一丁点儿的气色,反而加重了老百姓的负担,这必然会引起众怨。河南新野不断上演短命工程,应该追责。想要得到人民群众的拥护,官员就应该把人民群众的利益放在第一位,必须真正的从地方实际入手,务实不务虚,将惠民项目工程落到实处。如何防止官员独断专行,让官员用好手中的权,而不再去瞎折腾?我认为只有对“浪费”施以同“贪污”一样的问责与治罪力度,官员才会有对城市规划的敬畏、对民声的倾听和对工程决策的谨慎自持。谁浪费纳税人的钱,谁就应该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。谁乱决策,谁就应该受到党纪国法的严惩,这应该成为一把悬在官员头上的利剑。否则,就很难遏制住官员的政绩冲动和乱作为,短命工程就会不断上演。
  2013-11-1402:01:58

© zw.vljey.com  星际艳遇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渝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