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 其为仁矣 >  正文内容

红舞鞋

来源:星际艳遇网    时间:2019-09-23




  1

  闫小一直是个笨,很笨、很笨那种。二十大几的女孩疯疯癫癫的,说话疯癫,办事也疯癫。

  春末闫小买黄杏,老板说3元钱一斤,闫小侃价:“老板,便宜点,十元钱三斤呗?”

  老板说:“好,成交!”瞧,这就是闫小。

  夜深人静,闫小顺着宿舍阳台扶手攀爬到外面,在狭隘的铁栅栏缝隙间来回跳跃着,小薇的心随着她的身影呼吸变得不顺畅,闫小白色睡衣被风吹得鼓鼓的,像悬挂在夜幕下的一个幽灵。小薇有些和闫小打赌,这可是四楼呢,万一闫小有什么闪失,自己这个始作俑者岂不是逃不了干系?虽然隔壁的邰娜总是那样的神秘,但也不值得用去偷窥,而赌注仅仅是程庚送的两张电影票而已,笨、笨,这个闫小真是笨到家了,也到家了,小薇想到这里不由得嘴角轻轻向上一挑。

  隔壁宿舍邰娜正仰面在床,美目紧闭,长长的眼睫像安槽的鸟儿,两手相搭在胸前,那层蓝色面纱随着她均匀呼吸起起伏伏,神态安详而宁静,似印度王妃,又像童话里的睡美人。

  窗外闫小地摇摇头,这个信息不由得使小薇摇头叹息。

  转过头来――

  “嗨,小薇,你真行,程庚真的给了我两张电影票,这周六咱俩一起去咋样?”闫小笑得像四月绽开的桃花。

  “程庚给你电影票了?”小薇接过粉色电影票细细看过,丢给闫小,再对着闫小翻翻眼睛。

  “他还说什么了?”小薇一手托着化妆盒,一手往左眼睛涂着蓝色眼影。

  “嗯,没说什么了,就问我有没有空看电影?”闫小歪着头看蓝色妖姬一样的小薇,“小薇,你和我一起去吗?”

  “小小,我说你傻是不是?这事我能去么?”蓝色妖姬再次丢给闫小一个轻蔑。

  “为什么不能啊,看电影么,谁去都一样么。”闫小就怕小薇说她傻,低下头辩解着。

  “小小,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,好好,别让到手的鸭子再飞了!”小薇用葱段似的手指点了一下闫小的脑门,大有恨铁不成钢的意味。

  闫小一歪头脸红到脖子根:“不过是一场电影么?”

  “这可不只是一场电影那么简单,这是的开始,懂么?”小薇指指电影票,回身拢拢自己的波浪卷对着镜子满意地点点头。

  “小小,程庚家境不错,独生子,人又帅,你要好好把握哟!”小薇拎起身边的小坤包,走到门边冲闫小飞个媚眼:“好好去约会吧,我等着听你的好消息哟!”

  小薇怎么弄到的电影票,闫小不去想,只是想到电影院两人依偎的情景,心里便掠过一丝丝……

  2

  周五晚上,有人敲门,门开了,是西凤,怀里抱着一个盒子。“喏,小小,这是程庚托我带给你的。”

  闫小莫名其妙接过盒子的同时,也接过西凤莫名其妙的眼神,旁边还站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小薇,西凤拍拍盒子就走了。

  “小小,快打开看看程庚的礼物!”小薇有些迫不及待。

湖北哪个癫痫病医院效果好

  盒子里静静躺着一双精致的红色舞鞋,红得像血,36码的。

  咦,程庚怎么知道我穿多大鞋,闫小来不及细想,就先把脚伸了进去……

  还有一张纸条,闫小打开细细看起来,宿舍节能灯很亮,一直亮到闫小心里去……

  一旁的小薇若有所思……

  3

  夜深人静的时候,209总会传来“��、��、��……”的跳舞声音,回声绵软而悠长,常常使人联想到下一个镜头是女主人公凄厉惨叫声。

  “闫小,你信不信,在这样大半夜不睡觉瞎折腾,我就连你带鞋一起扔出去!”闫小回头,隔壁谭鱼正叉着腰站在门口,下颌肥肉无形中又大了一圈。

  “嘻嘻,好啦,我知道啦!”闫小就怕谭鱼,脱下红舞鞋,拎在手里一溜烟跑回宿舍。

  “闫小,你的红舞鞋练得怎么样了?”小薇涂着蓝色眼影问。

  “闫小,你啥时候变成淑女了?”西凤幸灾乐祸地问。

  “闫小,离预定还有多久了?”还有人问。

  所有人都知道程庚给闫小使了“迷魂术”,那双红舞鞋是王子的水晶鞋么?

  每次人们问闫小时候,闫小脸红得像煮熟的虾。

  红舞鞋是一道符,是一道密码,困住了闫小,给旁人带来无尽猜想。

  笨笨的闫小一直想不明白程庚为什么送她舞鞋?还是红色的,这个问题是个问题。

  “红色的多漂亮啊!”小伊摸着红色鞋面说。

  “红色性感啊!”小薇还在涂着蓝色眼影。

  冷不丁带着蓝色面纱的邰娜站在窗前淡淡回道:“程庚想让你变成淑女,红色是淑女的象征哦!”青色八角帽檐压在她的眉梢,露在面纱外的一双眼睛倾国倾城,大家不约而同地点点头。

  闫小太不淑女了,吃饭不淑女,走路不淑女,说话也不淑女。也许这是最佳答案,大家都这样一致肯定的。

  4

  夜,不黑,却很凉,凉得似水。

  那是闫小二十三年来第一次觉得夜真的凉如水,夜风似顽皮般顺着衣领拐进去,痒痒的凉,穿着红舞鞋,闫小像个滑稽小丑,站在闪着妖娆霓虹剧院大牌子下整整两个小时。从三三两两人入场到三三两两人出场,脚脖子都酸了,还是没有程庚的半丝影子。

  “嗨,小小,你怎么在这?”是和闫小一样大大咧咧的假小子西凤。

  “哦,我在这里遛弯。”闫小左右来回甩着胳膊打着哈哈。

  “哦,我以为你在等谁呢,我要去前面广场看义演,你去么?听说有保罗・麦卡特尼乐队呢。”西凤一脸。

  “我不去,我的毕业论文还没写完……”

  “哦,那我去了,听说好多同学都在呢,程庚还在那里帮忙呢……”西凤没说完就一溜风不见了。

  西凤未完的话,给闫小无限的想象空间,闫小一瘸一拐地向着西凤追了过去。

 武汉有癫痫的治疗医院吗 闫小没追到西凤,广场人头攒动太多,根本看不清谁是谁,只远远听到传来强劲乐感,敲在闫小心里密密的,似雨。

  宿舍里,静静的,没人,像一座死城。

  闫小趴在枕上呜呜咽咽的,就像有人在窗外吹着柳条,声音尖细而断断续续。

  “小小,你干嘛呢?”小薇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身后探过头看。

  “没,没干嘛……”闫小慌乱起身用手擦掉脸上的泪痕。

  小薇看着闫小若有所思,用手指着闫小:“你,你不会被程庚放了‘鸽子’吧?”

  “哪有?我没去。”闫小生平第一次扯谎。

  “没去?没去你咋哭成这样?”小薇撇撇嘴,嘴唇猩红而肥厚,小薇叹叹气再一次起来。

  “我,我……”闫小欲哭无泪……

  5

  周日,闫小坐公交回家,十字路口恰遇红灯,司机师傅估计想溜了神,一个急刹,所有人俯冲姿势,像一幅立体感极强的雕塑。只有闫小像练了马步功似的站得稳稳的。闫小之所以没有变成“雕塑”,是因为马路对面一对熟悉身影――程庚和邰娜,让她忘记了惯性。

  闫小以极快的速度摸出手机拨出电话:“程庚,你在哪?”

  “哦,哦,哦……好吧。”一分不到,闫小挂电话和拨电话的气势形成很大反差。

  车外景致一闪而过,“把平安变成承诺,把变成!”眼前闪过一道用五彩线圈起的标语。闫小想着刚才程庚的回复,看看自己脚下一年穿三百六十五天的平底运动鞋,不耐烦地挥挥手,一切在挥手间烟消云散。

  戴上耳机,放开音乐,沉浸在罗大佑浑厚嗓音中:风车在四季轮回的歌里她甜甜的悠唱,风花雪月的诗句里我在年年的……

  程庚那张模棱两可的脸和鞋盒里的纸条,再一次浮上脑海……

  下车时候外面飘起了零星小雨,空气清澈透明,天桥上有烤红薯的香味,闫小摸着身边空落落的包,咽了咽口水。

  “姐,快点走,采灵姐出事了!”阿吉从天桥另一端过来拽着闫小胳膊。

  密集的雨点,惊化成一个个感叹号打在身上,生疼……

  6

  闫小看见采灵骇了一跳,半躺在床的采灵披头撒发,虚弱而憔悴,曾经娇艳如玫瑰的她,像被疾风骤雨摧残后的残荷。

  “采灵,不过半年没见,怎么成这样?”闫小问紧张而。

  采灵看向闫小,目光失神,被子外的手指冰凉而苍白。

  闫小的心像被拧干的毛巾,转了一圈又一圈。

  “阿吉,怎么回事?”闫小仿佛一夜之间长成家长。

  “杜浩若那个王八蛋知道采灵姐怀孕就了,采灵姐情急之下喝了农药,幸亏大伯发现及时……”阿吉小脸涨得通红。

  “杜浩若那个王八蛋在哪呢?我去……”闫小像上了弹簧一蹦三尺,却被脚下一样东西灼伤了眼睛,闪了舌头。

  红色的鞋,亮晶晶1岁宝宝大脑磁共振大脑放电,像小船弯弯翘起……

  7

  是水,冷了就是冰,两块冰碰在一起,是无烟战场,眼中的寒气化作无形利刃飞来飞去,旁人触及非死即伤。

  “邰娜,答案在你这里,为什么?”闫小神色冷漠,似一个久经江湖的杀手。

  “你说什么意思?我不明白!”邰娜在闫小撞开门一瞬间,正在手机上玩切水果,手起刀落水果哀叫着落下,鲜红的汁液如血,溅在闫小眼底激起愤怒的怒火,邰娜知道该来的终究会来。

  “哐当”闫小把盒子扔在邰娜脚下,盒子里的红舞鞋像偷情被抓的妇人狼狈不堪地散出来。

  “时光的记忆流淌成河,如果可以我愿意匍匐在你脚下去捡拾你遗落的阳光,让从此逆流。”“多动人的语言,这样美妙的情话是出自你的手吧?邰大作家!”闫小手捧纸条动情朗读着,就如朗读一篇优美散文。笨笨的闫小什么时候成了侦探家?柯南、福尔摩斯都甘拜下风。

  “呵,闫小,既然如此,你看看这是谁?”邰娜看向窗外,阳光似蜡,照进屋子不清不楚。

  这尖刻凄厉的声音,来自邰娜的方向。

  邰娜手一挥扬出一张相片,用力过大,手臂碰触面纱,面纱和相片同时飞落,大家犹如被定身,邰娜异常大叫一声,顿时惊慌失措如受伤小鸟,迅速弯下身双手捂脸,大家目光化作无数个惊叹号……

  “邰娜!”喊声里有惊奇。

  “邰娜!”喊声里有同情,事情出乎所有人意料。

  “不要过来!不要过来,求求你们……”邰娜蹲在床边一个角落里,颤抖如筛,泪如泉涌。大家止步不前,安慰已经变成最乏力的语言,宿舍寂静无声……

  相片如飞舞落叶般在空中旋转几圈,轻飘飘地坠落,一张情侣照。

  闫小弯腰捡起,瞬间心灯被往事点亮……

  唇边那一抹熟悉坏坏的,如昨,身边依偎着一位明媚如画女子。

  “程庚!”闫小一声轻呼,泪水早已夺眶而出……

  邰娜几步过来两手使劲,“嗤嗤……”几声,相片化作纸屑,随着她那神秘面纱后的面容揭开,早已灰飞烟灭……

  “不!不要!”闫小想护已然来不及

  邰娜眼角下方延伸的那道疤痕,此刻变得格外狰狞恐怖。

  “你知道相片里那个女孩是谁么?就是我,是我!是我!”像断线珠子在邰娜凹凸不平的面部翻转……

  所有人的嘴变成“o”形。

  是什么幻术把变成魔鬼?哪种涅��可以让凤凰浴火重生?

  “天哪!邰娜为什么?这是怎么回事?”闫小咆哮着跨前一步摇晃着邰娜,临窗而站的妖娆身姿,像一朵即将凋谢的玫瑰……

  8

  “小小,你!”小薇一个箭步跨过来,抱住浑身战栗不已的邰娜。“娜娜,别,是该揭开谜底的时候了!”

  小薇安慰着抽泣的邰娜,坐在床上。

  “闫小,湖北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个不是邰娜的错,是我的错,一开始就是我的错!”小薇突兀的话语,使事情急转直下。

  “邰娜是我最好朋友,在来这所学校之前,她是一家剧院的舞蹈新星,她不但有曼妙的身姿还有天使般容颜,一次偶然机会他结识了程庚,于是程庚开始她,他们是那么般配如金童玉女一样,在一次演出中剧院发生火灾,火势熊熊,程庚在寻找邰娜过程中被浓烟炝晕了过去,邰娜背着程庚快到门口时候被一根断裂的柱子砸中脑部,尽管经过抢救保住了性命,但是她的容貌却从天堂坠入地狱……”小薇哽咽的叙述,泪水像决堤的溪水,不停地滑过她的脸庞……

  “后来她被迫了了舞台,离开了她最爱的红舞鞋,也离开了她的爱人,换到这所学校,她在脸上罩了蓝色面纱,除了我没人知道她以前有多美,她不但容貌改变心性也大变,整个人变得极度消沉。程庚在那次意外中了记忆,他已经完全不认识现在的邰娜,只是在记忆里依稀有着一点模糊印象并且对红舞鞋情有独钟,他交的女朋友一定要穿红舞鞋,那些女孩接受不了他的这种癖好一个个离开了他,而你程庚那么久,我不忍心看你那么痴情,于是我帮助你说服程庚,才有了那两张电影票,那天程庚在暗处看到你穿红舞鞋的样子,认定你不是他的爱人。其实,他不是想故意你,只是他一直在寻找他记忆里的爱人……”

  角落里邰娜的呜咽声音越来越大,肩膀一耸一耸的,大家围在她身边安抚着。

  “她受了伤害就可以把转嫁到别人身上么?”闫小的火药威力明显小了很多。

  “别人?别人是谁?”小薇一边安抚着邰娜一边转过头问。

  “杜浩若是你表哥吧?邰娜?”闫小不容置疑的口气。

  “你一直嫉妒接近程庚的女孩,所以你把杜浩若那个王八蛋介绍给我姐,并且在她怀孕以后又抛弃她。”

  “不!不是邰娜介绍我们认识的!”不知什么时候杜浩若倚站在门口。

  闫小看到他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,有冲上去掐死他的。

  “闫小,不要那样看着我,采灵怀孕我根本就不知道,而且我也没有抛弃她,是她看到我和小薇一起商讨准备给邰娜皮肤移植手术,于是她怀疑我始乱终弃。”

  “诺,让她和你解释吧!”杜浩若一闪身,旁边才显现出高挑的采灵。

  “姐,姐……你怎么这么糊涂?”闫小跑过去拉住采灵的手。

  采灵红了脸,低头。

  “刚才你们的谈话我都知道了,原来只是一场误会。”

  “姐,你家里怎么会有红舞鞋?”

  “红舞鞋坏了,浩若拿回来修完忘记带走了。”

  9

  起雾了,天桥上,闫小看远处那座白色酒楼就像一座巨轮搁浅在海岸……

  再有100天就是新一年的开始了,新一年但愿一切都会过去,但愿闫小不再是“傻姑娘”。

  谁能看淡变化、万千繁华?远处仿佛有两个的人儿在奔跑,闫小笑笑裹紧大衣领子迎着萧瑟的风一直、一直向前走去……

© zw.vljey.com  星际艳遇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渝ICP备12007688号